2011年12月30日星期五

2011:从学校走向社会

一直都觉得自己还小,觉得自己还有借口做一些不成熟的事情。但自从前两天被两个小孩儿强制性的称呼为“叔叔”后,感觉自己确实已经不小了。2011年必定将是我人生中的关键之年,在这一年里我终于摆脱了学生之身,踏上了我梦寐以求的工作之路。以下为自己从学校迈向社会的流水帐,以作纪念。
从初中开始,就不喜欢自己作为学生的身份,可能与自己的成长环境有关,因为那时就陆续的有一些儿时的玩伴辍学工作了。曾经也幻想自己能像他们一样尽早摆脱学校,能自己养活自己,但却顺利的熬过高中,走进了大学。其实大学也没留给我什么特殊的感觉,在我的眼里都是对自己未来生活的一种逃避,或者称为进入未来工作的一个缓冲区。
工作一直是我所渴望的生活中的重要一部分,2001年我完成了这重要一步的跨越,虽然跨的并不完美(甚至有很多挫折)。
说起工作,不得不从实习说起。那是大三下学期临近考试的时候(2010年),当时感觉自己真的需要去学一些东西,去尽早的接触工作。经过一些面试后,终于有一家离学校不远的公司(B公司)肯要我,做VC++相关的开发,主要是做一些界面相关的开发。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工作,公司的规模很小,都是一些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同龄人。在那里我有幸深入的了解了Windows编程的相关知识:消息机制、GDI,句柄、线程、DC……。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工作以后,我发觉工作确实是一件很愉快的事,每天对着电脑,写一些自己精心设计的代码,来实现一些自己梦寐以求的功能或特效。因为需要找工作以及毕业设计的问题,年底的时候辞职了。
大四的时候,学校有校园招聘,都是一些相对来说有规模的公司。而校园招聘让我真的很受伤,腾讯、百度等一些名企的笔试我都没通过。当然我也不在乎那些,我相信自己的能力,用一句很霸气的话叫做“此处不留爷,必有留爷处”。最后和天津本地的一家公司(T公司)签了三方,职位是嵌入式开发。年后去T公司培训,在我看来T公司的氛围很官僚化,也有一些形式主义的东西存在。那里的工作环境可以说是我一直所鄙夷的,所以果断选择了解约离开(2011年2月份)。当时因为考虑到生存问题,所以离开之前先找了下一个工作,而又因为当时女朋友已经在天津找了工作,所以也选择了继续在天津找工作。
从T公司离开,去了D公司。D公司的规模就更小了,小到开发人员就我和老板俩人。不过在D公司工作的半年左右的时间里也是我成长最多的时期/在这里我见识了一个公司的方方面面,我也认识到创业并不是适合所有人,至少在我看来不适合D公司的老板,有很多问题根本就不是付出能换得的。这里面有性格的问题,有能力的问题,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定位。刚去那里的时候自己确实挺天真的,以至于天真到相信老板会给我一些公司的股份。在D公司真正接触并参与到了整个项目的方方面面:需求分析、模式设计、编码实现、修改Bug、程序的发布等。离开D公司的原因有两个:首先,因为一些错综复杂的原因和女朋友分手了,自己萌生了去北京试试的想法;其次,在我看来老板不是一个我理想中的管理者,感觉公司的前途渺茫。在项目基本完成的时候,我提出了辞职。带上自己的被子、衣服到北京”投奔“了包哥。
到北京以后找工作还算顺利。一个多星期后,和一家公司(S公司)签了合同,待遇不是很理想,之所以会签是因为自己在北京也要生存,需要先找个活计来养活自己,当时想的就是先干着等春节过后再重新找工作。S公司是拥有不到200人的规模,做计算机仿真方面的研发。在S公司呆了一个多月,在我看来S公司并没有一些我想象中的技术牛人,大家的技术水平一般(包括项目经理),离开只是迟早的事。
在S公司工作的时候,接触了现在工作的公司(R公司)。R公司做医疗设备,属于软硬件都做的那种,自己比较喜欢。刚来这里工作一周,还在适应阶段。
以上就是我流水帐式的记录,从毕业到现在也就半年的时间,自己的经历还是算得上坎坷的,但坎坷中使我成长了很多。目前是决定在R公司长干一段时间,暂时不敢随便跳槽了,再跳怕没人敢要我了。我还有一个更远大的目标:在自己35岁或40岁有一定的积蓄以及生活经验以后,去做一个全职的传教士,希望那时候的我能做到舍得与放下。
最后,感谢主耶稣一直以来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,祂才是我生命中真正的明灯,指引我一步步走到现在。有时候我不得不感慨祂的远见、睿智,曾经在遇到挫折时也抱怨祂,甚至抵触祂所安排的。但终究我还是走了过来,并且终究我还是不得不承认祂的美妙安排。在新的一年里我不求祂给我安排最好的,但我坚信祂一定会安排最适合我的。

——写于2011-12-31 11:27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